• 北京帝企鹅桌游店游记

    2009-02-09

    Tag:

    昨天加班,回家路上路过位于soho尚都的帝企鹅桌游店。(还没开业,据说14号情人节那天正式开张)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店里地方不大,摆了两个货架,上面游戏暂时还没放满。几张桌子,供玩家们游戏用。

    我一进店,顿时蓬荜生辉:

     

    老板位+前台:

     

    在店主君子不器的一再恳求下,我又留下了一副墨宝: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初三去的,不巧,没开门,后来就没时间再去了。

    以上。

    PS:从店门口贴的告示来看,还是挺火爆的,座位都需要预订。

  • 请点击下面的链接注册并成为水位的好友

    http://www.douler.com/home/invite.php?u=8&c=28a230273c55c994

    在斗乐网,您可以

    • 了解桌游
    • 找人玩桌游
    • 参加桌游活动
    • 分享桌游经验
    • 讨论桌游的一切
  • Wind River

    2008-11-26

    Tag:BG介绍

     


    在殖民者踏入这片辽阔的北美平原之前,美洲的土著们融洽地和野牛们生活在一起。作为部落的头领,你必须决定你的部落将在何处扎营。


    野牛群将从游戏板的左侧移动到右侧。任何玩家都可以移动野牛群。


    在游戏开始时,野牛群被放置在固定的位置。而你的帐篷所放的位置由你任意决定。

    若你在游戏结束时拥有的帐篷最多,你就是游戏的胜利者。

    但是,在游戏中你需要注意维持你的帐篷的补给,如果帐篷周围的野牛数量不多了,你就得消耗资源来补给帐篷。随着野牛群的移动,这将越来越难。


    如果你帐篷周围有足够的野牛,你可以搭建新的帐篷。如果野牛群开始移动,你就得让你的帐篷跟着移动,千万不能落后或者被孤立。


    在游戏的最后,只有成功穿越了游戏板,到达了广阔平原的帐篷才能真正地存活下来。

     

  • i

    这是Amigo在2004年出版的游戏《Privacy(隐私)》的续作。《Privacy 2》为玩家们带来了更加无礼无耻卑劣恶劣的问题,一针见血,直指你的隐私,例如:有谁曾经亲吻过别人的脚吗?是否跟某个大款有一腿?有没有往别人的食物里偷偷吐过口水?


    《Privacy 2》里一共包括了360个这类的问题(当然,是德文的),每一轮,玩家们首先需要猜测究竟有多少人会对某个问题给出肯定的回答。然后每个人秘密地把一个球放到袋子里作为自己回答,橙色代表是,黑色代表否,当然你必须做到百分之百地诚实。猜对了回答出“是的”的人数的玩家,就可以在记分条上前进3格;猜得比较接近的玩家前进1格。第一个前进至终点的玩家为游戏胜利者。


    作者Staupe透露,英文版将在2009年发布。

  • 谨以此文献给彼得·阿克莫托和阿玛丽·纳利什基娜,以及他和她的伟大爱情。

     

    我恨暴雨,是的,尤其是在这样的夜里,尤其是在我迷了路的时候。


    这不是普通的大雨,这是那种令人绝望的雨。它已经持续下了一个整天加半个夜晚,并且好像还要继续下去,直到世界末日。我甚至怀疑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一个叫做诺亚的秃顶老头正带领他的队伍登上巨大的木船。


    所以,当我敲开那间别墅的大门时,我仿佛看到了天堂。


    给我开门的是一位东欧人,男性,提着一盏油灯。他身材干瘦,年纪大约三十到四十之间。请原谅我叙述得这么笼统,但是他的模样确实让人很难看出他的年龄——事实上,我的估计与他的真实年龄差了足有十几岁,当然那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。


    「请进来吧,旅人。看在这该死的天气的份上。」他的英语并不纯正,带有明显的俄罗斯口音。


    我再三向他道谢,恭谨地表达我的感激之情,但他没有回应。


    直到他带我穿过门廊,来到大厅之后,我才明白,他并不是这里的主人。


    「我也不知道谁是这里的主人。也许这里没有主人。我们也是旅行者,只是为了躲避暴雨,不得不在这里歇脚。」他把我带到大厅西侧的一个房间。桌上一盏油灯,照亮了三个面孔:一个靠着椅子打盹的大块头壮汉,像是英国人。还有一位年轻的女士,和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女孩,两人牵着手坐在一起,漠然地看着我。


    「自我介绍一下,我的名字是彼得·阿克莫托,《火星报》【注①】的记者,同时也是一个武术家。」带我过来的东欧人说道。


    「对不起,我还以为武术家只存在于神秘的东方。」


    「是的,我有一半东方血统。」阿克莫托回答道,随后指向那位年轻女士,「这是我的同事左斯特拉女士,旁边是她的妹妹佐伊。睡觉那个是比利,『公牛』比利,一个退役的拳击手。我们在大雨中迷了路,也是刚刚才找到了这里。你呢?」


    「我的名字是林汉德,圣瓦伦丁教堂的神父。我本来是准备前往……」


    「啊!!!!!」


    一声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我一跳,「公牛」比利甚至真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只有彼得·阿克莫托不为所动,只是略微皱了皱眉。武术家果然不凡,我暗想,至少在镇静这一项上很有一套。


    尖叫来自小妹妹佐伊。


    「怎么回事?」比利喘着粗气,脸涨得通红。想必是因为心跳突然加快,把血液都挤到脸部去了。这也不能怪他,毕竟这个年纪的小女孩的尖叫是世界上最难以忍受的事物之一。


    「有,有脚印!一串脚印走过来又消失了!」佐伊指着地板,一脸恐惧。左斯特拉连忙抱住了她。


    佐伊说的话,我大概能理解,有些电影想表现「透明人」的感觉时,就会采用「凭空出现的脚印」这样的手法。


    然而,地板上什么也没有。连灰也没有。


    这时,我才意识到,有些地方不对劲。


   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有脚印,那很可能只是小姑娘的幻觉,我像她那么大的时候也总是爱东想西想的。


    我真正觉得不对劲的,是这幢别墅本身。为什么在这荒郊野外的,有一幢别墅在这里?它的主人哪里去了?如果这间房子已经荒废了,那么这一尘不染的房间,又该怎么解释?


    「我认为我们有必要仔细探索一下整间别墅。」阿克莫托认真说道。


    看来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。


    「但是我们缺少照明。」左斯特拉指了指桌上的油灯,「只有两盏灯,这怎么够?我看还是老老实实等到天亮直接上路。」


    「不如把桌子劈了做火把?」比利有些兴奋。


    这主意太愚蠢了,我心想,不愧是外号「公牛」的男人。


    「不,这主意太愚蠢了。」阿克莫托冷冷地说道,「从这屋子的摆设情况来看,似乎主人离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走。我们搜索一下,应该能找到足够的油灯或蜡烛。」


    「那么,从哪边开始?」左斯特拉问。


    「让我看看……」阿克莫托话刚说到一半,另一边突然传来了「吱呀」一声——「公牛」比利竟已推开了一扇门。


    这头蠢牛!


    我们只好跟了过去。阿克莫托在前,我殿后,小佐伊紧紧抓着姐姐的胳膊走在我前面。


    「嘿,看来早有朋友在这吃过烧烤了!」比利叫道。


    比利果然迟钝。这房间的四周的墙壁、地板和天花板全都焦黑一片,壁纸都已经炭化了,简直就像遭过火灾一样。如果这是有人曾在这里吃烧烤的痕迹的话,那他们恐怕得连自己也一块烤糊了。但是,仅仅一门之隔,为什么之前的房间就是一尘不染的样子?事情变得越来越蹊跷了。


    「现在怎么办?」左斯特拉敲敲焦黑的墙壁。


    「继续探索。」阿克莫托说完,推开了熏黑的房间的另一扇门。


    就在这时,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。四周的空气开始弥漫着不安。


    「……誓言……见证……」


    我发誓,这辈子从来也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,它不像男声,也不像女声,简直就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频率。


    另一房间传来比利兴奋的叫声,似乎是发现了一个酒窖。


    我想赶快过去和他们会合,但是双腿却不听使唤。那神秘的声音中蕴含着一股魔力,驱使我在地上不停摸索,寻找着某种东西。我想大声呼喊,那力量却夺走了我的声音。我想抓住胸前的十字架,却无力控制自己的双手。我唯有在心中向上帝默默祈祷,却得不到回应。


    左手忽然传来冰冷的触感,似乎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圆环,紧接着,那股神秘的声音消失了。只留下一只戒指在我手上闪动着微弱的光芒。


    戒指的质地像是白金,但外圈已经有些磨损。内环则刻着一个人的名字:阿玛丽·纳利什基娜。


    我又把戒指在袖子上蹭了几下,它变得更亮了。一道白色的影子从戒指中飞出,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逐渐定型,化做一个身披婚纱的幽灵,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

    「谢谢你,神父。」她说。

     


    【注①】:《火星报》,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机关报。创办于1900年。报纸的名字来源于普希金的诗句:「行看星星之火,已战燎燃之焰。」

     

    (未完,待续)

     

    再注:本文是《Betrayal at House on the Hill(小黑屋)》的一次战报。

  • 开张了

    2008-11-26

    Tag:日志

    听说上等人都用blogbus

     这个blog单独用来放BG相关的东西,偶尔吹水。其他内容还是在老blog更新。